第1077章 斷指為誓

-

知事人再次敲響銅鑼,同時唱喝道:

“江湖路上江湖人,江湖路遠情不分。今日先行退兩步,恩恩怨怨化為塵!”

話音剛落,就見鄭如歡從站著的位置,向後走了一步。

知事人唱喝道:

“一步讓出通天路……”

鄭如歡再退一步,知事人跟著唱喝:

“讓出兩步路通途……”

這種金盆洗手的儀式,在藍道並不盛行。

但因為鄭如歡沾偏帶黑,又是巴蜀人。

這儀式便和哥老會的金盆洗手儀式相同。

接著,鄭如歡便走上紅毯,朝著台前走了過去。

到了三個盆前,有小弟上前,將三個盆裡的紙張點燃。

看著燃燒的火苗,知事人喊道:

“踏過情仇火,便洗金盆水。再無回頭路,江湖永不悔!”

話音一落,鄭如歡抬腿踏過火盆。

朝著金盆處,大步流星的朝著知事人走了過去。

到了知事人跟前,知事人便大聲問道:

“今日洗手者是誰?”

“巴蜀鄭如歡!”

鄭如歡躬身答道。

知事人再問:

“可有悔?”

“無悔!”

知事人一抬手,身邊的人便遞給一麵鏡子。

端著鏡子,照在鄭如歡的臉上,又道:

“寶鏡開,忠奸辨。鄭如歡,心裡是否有愧?”

“有!”

“講!”

鄭如歡慢慢轉身,看向眾人,慢聲說道:

“我鄭如歡入江湖三十五年,捫心自問,我上無愧於天,下無愧於地。中間無愧於跟著我的兄弟姐妹。但有一事,我鄭如歡羞愧難道,每每夜半想起,都是心如刀割……”

說著,鄭如歡歎了口氣,才繼續道:

“當年年少無知,一心想求榮華富貴。便開下了畜生道的賭場檔口。三十多年,我見到了太多人在我的賭場裡傾家蕩產,家破人亡。我還記得,二十多年前的一個夜晚。一個輸光的賭徒,在我麵前割腕自殺。而我當時想的卻是他的死,會不會影響我的生意。而卻忽視了一條生命,因我而去。想想這些,我鄭如歡真的是一念成魔……”

鄭如歡痛心疾首,慢慢的說道:

“所以,在我冇金盆洗手前,我想昭告藍道同仁。從今天開始,我鄭如歡將徹底關停賭場。將我個人的一生積蓄,一分不留,全部捐與巴蜀基金會……”

鄭如歡的話,聽的在場數百人心驚肉跳。

誰都知道,鄭如歡捐的可是一筆钜款。

說著,鄭如歡舉起左手小手指,朗聲道:

“我知道,就算是我捐了錢,所欠罪惡依舊百死莫贖。今日斷我一指,不求贖罪。隻求與藍道江湖,從此一刀兩斷!”

話一說完,就見鄭如歡一抬手。

一旁的小鹿戰戰兢兢的走了過去,他的手裡,還拿著一把鋒利的短刀。

“鄭爺,您何必要這樣呢?”

小鹿抿著嘴,強忍著心疼,做最後的勸說。

鄭如歡卻是坦然一笑,說道:

“我欠的,自然由我還。把刀給我!”

小鹿把刀遞給了鄭如歡。鄭如歡再次的衝著在場的人比劃了下。

走到一旁,把手指放到桌上。

收起刀落,半根手指便滾到了一旁。

整個過程,鄭如歡冇發出任何的聲音。

但我能感覺到,他正承受著鑽心的疼痛。

額頭上的細汗,已經滲出。他舉著斷指,咬著牙根說道:

“斷指為誓,我鄭如歡有生之年,和藍道再無瓜葛!”

說著,回頭衝著知事人說道:

“知事,愧事已了,能否洗手?”

知事人目光掃過眾人,大聲問道:

“各位,是否還有恩怨未了者?”

在座的眾人鴉雀無聲。

哥老會的大爺忽然站了起來,說道:

“還有一事,要和鄭老闆了一下!”

“您說!”

鄭如歡纏著紗布,客氣的問道。

“上次我答應還賬,今天我已經帶來了支票。請鄭老闆過目……”

鄭如歡搖了搖頭。

“交給初六處理吧,這種事我不再過問了!”

“那好,那我不打擾鄭老闆洗手。您儀式結束後,我和初先生對賬!”

霍雨寒做事有裡有麵,他完全可以借題發揮,攪亂了鄭如歡的儀式。也報了上一次丟了臉麵的仇。

但他並冇這麼做,而是把要等儀式結束後,再找回哥老會的麵子。

“還有人嗎?”

知事人又喊了一聲。

見冇人答應,他便對著鄭如歡做了個請的手勢:

“請鄭先生近盆禮水,告彆江湖吧……”

鄭如歡慢慢的朝著金盆處走去。

他走的很慢,似乎在等著什麼。

走到金盆前,知事人便大聲問道:

“鄭如歡,準備好了嗎?”

鄭如歡點頭。

知事人剛要唱喝,忽然就聽角落的位置,有人癡癡一笑,說道:

“鄭老闆,您先彆急,我還有事想問問您!”

回頭一看,就見柳小手慢悠悠的站了起來。

看著鄭如歡,他一臉的戲謔。-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