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76章 金盆洗手

-

跟著小鹿進了莊園,穿過迴廊,來到了後花園。

寬敞的後花園裡,此時早已佈置完畢。

防風的玻璃房旁邊,是幾排座椅,這是專門為來賓準備的。

而正對的空地處,擺放了三個火盆。

再往前,則是一麵巨大的拴著紅綢的鑼鼓。

鑼鼓旁邊,放置著一個紅色木架,木架上麵便是一個金光閃爍的銅盆。

此時的鄭如歡,正站在一旁,和幾個朋友正在說著什麼。

見我們到了,他便立刻走了過來,簡單寒暄幾句,便低聲說道:

“初六,一會兒無論發生什麼事,哪怕對我再不利,你都不要參與……”

很明顯,鄭如歡已經知道了什麼。我立刻問說:

“為什麼?”

鄭如歡麵色凝重,慢聲說道:

“既然是金盆洗手,就要和過去做個了斷。所有一切因果報,任我一個人來扛。當我把這些捋順之後,你也能順利接手……”

鄭如歡有為我考慮的成分,他不想我接手後,還要承擔他以前的江湖恩怨。可我怎麼能眼睜睜的看著彆人為難他呢?

說話間,就聽門廊處有知事人高喊:

“哥老會大爺到!”

鄭如歡聽著,便立刻說道:

“初六,在巴蜀哥老會得罪不得。雖然現在和哥老會有罅隙,但你記得,一定要找機會修補。不然,你們很難在巴蜀立足……”

這一點我倒是讚同。畢竟哥老會在巴蜀已有上百年曆史傳承。

會中兄弟,遍佈全省各地。

跟著鄭如歡走到門口,就見大爺霍雨寒帶著二爺還有翟懷義,從外麵走了進來。

一見麵,眾人便是雙手抱拳,行江湖禮。

寒暄幾句,霍雨寒便衝著鄭如歡說道:

“江湖路遠,霍雨寒代表哥老會上下弟兄賀鄭老闆金盆洗手,卸甲歸田!”

鄭如歡急忙客套還禮,兩人寒暄幾句。

正說著,知事人再次高喊:

“蘭花門隋門主到!”

回頭一看,就見一襲白衣的隋江婉帶著蘇玉竹,從門廊處走了進來。

鄭如歡上前,和她打了招呼。

而隋江婉一轉頭,和霍雨寒四目相對,兩人頓時怔住了。

“霍大爺,好久不見!”

隋江婉嘴角上揚,露出一絲讓人難以覺察的冷笑。

霍雨寒神情頓時冷峻,竟顯出一副鄙夷的神態,說道:

“不見最好!”

話音一落,霍雨寒便朝著賓客位直接走了過去。

能感覺到,霍雨寒對隋江婉厭惡至極。

而隋江婉冷冷的看著霍雨寒的背影,好一會兒,才和我說道:

“你認識他吧?”

我點頭。

“知道他是誰嗎?”

“哥老會大爺!”

“大爺?嗬,他算什麼大爺。我告訴你,梅洛的死,和他也有關係!”

我皺著眉頭,忍不住問了一句:

“什麼關係?”

“你忘了嗎?我讓你找的人叫什麼?”

“千手玉狐霍雨桐!”

“那是他的親妹妹。隻是不知道,兩人是否還有來往了……”

我有些不解,親兄妹為什麼不來往?

而隋江婉也不解釋,直接去了賓客位。

來往的貴賓越來越多,眼看著就要到金盆洗手的時間。

此時的鄭如歡看著和賓客有說有笑,但我總是能感覺到,他笑容背後的隱憂。

來的賓客也越來越多,有些是我熟悉的。像齊嵐和曲鳳美等人。

我正和齊嵐說著話,就聽知事人再次的大喊道:

“雲滇手爺、齊魯賭王李建路到!”

鄭如歡便從一旁走到我身邊,跟著去門廊的位置接待幾人。

柳小手和李建路走了進來,他們的身後還跟著幾個職業的保鏢。

見到鄭如歡和我說,柳小手依舊是一副笑嘻嘻的樣子。

左手搭在殘疾的右手上,衝著鄭如歡和我行了個江湖禮,說道:

“恭祝鄭老闆金盆洗手,可以安享晚年了!”

客套幾句後,李建路則看向了我,陰陰一笑。

“初六,咱們之間可是還有筆賬,冇結算呢!”

他指的是吳老壞的事。我冷漠的回了他一句:

“隨時歡迎!”

話一說完,李建路便哼了一聲,便和柳小手找位置坐下了。

知事人走了過來,衝著鄭如歡說道:

“鄭爺,吉時快到,咱們準備開始吧?”

就見鄭如歡長出口氣,看了看滿座賓客,才緩緩說道:

“好!開始吧!”

知事人慢慢的走到台前,拿起鑼錘,衝著鑼鼓重重的敲了下。

“鐺”的一聲,偌大的花園立刻雅雀無聲。

知事人便大聲喊道:

“禮起!”

聲音一落,就見兩隊黑衣短打的年輕人,步伐整齊的跑了過來,站在甬路的兩側。

鄭如歡也換上了黑色的唐裝,莊嚴肅穆的站在一旁。-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